栏目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 > 六2班

《向孔子学做家长》第六讲:培养目标 因材而定

发布时间:19-09-24 作者:杨熠婷 浏览次数:59

6、培养目标   因材而定

    “理想是石,敲出星之火;理想是火,点燃熄灭的灯;理想是灯,照亮夜行的路;理想是路,引你走向黎明。”理想就是家长帮助孩子确立的奋斗目标,有了目标努力才有方向;有了目标,拼搏才有动力。但千人千面,千人千智。家长在给孩子设定目标时,切忌好高骛远,不切实际,而要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设定适合自己孩子的目标。这样才能真正起到激励的作用,否则将会适得其反。

    当前的社会,家长们无不“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。”为了这个愿望,家长们节衣缩食,克服种种困难,只要子女愿意学,能成才,再多的付出也心甘。因此家长对孩子的期望特别高,每一个家长都不希望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从幼儿园开始,不少家长就已经为孩子做最完美的未来规划了,除了学校的功课要好,还给孩子们安排各种各样的兴趣班,外语、钢琴、绘画、书法、舞蹈、围棋……恨不得把所有的才能都集中在自己孩子身上。然而,孩子的精力是有限的,全才全能对大部分家长来说只是一个难以实现的美好的梦想罢了。很多家长将考高分、上名校作为孩子的奋斗目标,岂不知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够考高分、上名校的。所以,我们家长实在太有必要重温一下先哲孔子的教诲了。

    子路曾问孔子说:“听到了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就立刻去做吗?”孔子说:“你父亲和兄长还在,怎么能不征求他们的意见就立刻去干呢?”冉有也问孔子同样的问题,孔子却说:“当然可以。”公西华一直在边上,便问孔子:“两个人的问题完全一样,先生的答复为什么截然相反呢?”孔子回答说:“冉有性格懦弱,平日遇事畏缩不前,我就激励他;而子路性格鲁莽好胜,我就教导他遇事谨慎。”这就是“目标因材而定、方法因人而定。”孔子提出的“因材施教”要求教育者要根据受教育者个体的实际情况,有针对性地确定施教目标、途径与方法。现在,我们不仅要因材施教,更要因材确定孩子的培养目标。

    大千世界,千差万别;千人千面,千人千智。每个孩子的发展程度、智力水平、兴趣爱好等都是不同的。家长在培养孩子的时候,不能人云亦云,也不能偏听偏信。不能看到别人的孩子某方面发展优秀,就让自己的孩子也向这个方向去努力;更不能对某个所谓专家说的话言听计从。当年笔者在读大学时有个朋友狂热英语,但因为分数、志愿等复杂原因被家长和老师说服,填报了中文专业,结果迎接他的是痛苦的四年大学生活。他对英语的热爱有增无减,所以每天自带板凳到外语系旁听。久而久之,他觉得自己渐渐疏离了中文系,却仍然不能自然地融入外语系。他觉得生活抛弃了他,于是变得越来越悲观,越来越孤僻。中文的专业课程落下的越来越多,而英语专业的学习又不成体系。最后,他既不能在本专业上取得理想的成绩,也不能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上实现实质性的突破。就这样,大学四年的时光就这么白白荒废了。当我问他当年为什么选择中文系时,他说是父母逼的,其实当时他进不了外语系是想转入语言学系的,只是父母说读中文有前途有饭碗,出来可以当老师……所以他就这样选择了一个自己从来就不感兴趣的专业。

    也许我的这位同学在处事上有很多不够成熟不够变通的地方,但我说这件事是想告诉望子成龙的家长们,孩子的未来是孩子做主,不是我们,越俎代庖的后果往往南辕北辙,适得其反。相反,孔子在教育问题上就要灵活宽容得多。虽然孔子对弟子们的志向多有褒贬,但只要不触及道德底线,一般很少在根本上予以干涉或者反对,而是任学生自由发展。

    以前有学生读《论语》,发现孔子对“孝”的界定非常模糊。究竟是“赡养”还是“无违”?究竟是“慎终追远”还是“亲亲感恩”?为什么孔子对不同的学生回答不一样呢?难道仅仅是因为“孝”的理念包罗万象吗?其实我们不妨把这种现象看做是孔子的“因材施教法”。当年叶公子高、鲁哀公和齐景公也都曾就如何主持国政的问题请教于孔子。孔子对叶公子高说:“好的行政在于使近处的人高兴,使远处的人归顺。”而对鲁哀公说:“好的行政在于选用贤才。”当齐景公去问时孔子却又说:“好的行政在于节俭财用。”子贡非常不解,就问孔子:“三位国君的问题都一样,为什么先生的回答却不一样呢?”孔子说:“叶国都城大而国家小,百姓有背离之心,所以我说‘好的行政在于使近处的人高兴,使远处的人归顺’。鲁哀公有三个大臣,他们对外阻碍和拒绝来自四方诸侯国家的有志之士,对内勾结在一起愚弄他们的国君。将来使宗庙无人打扫,社稷之神无人供奉的,一定是这三个人。所以我对他说‘好的行政在于选用贤才’。而齐景公修筑雍门,建造路寝之台,一天多次用大笔资财行赏,所以我对他说‘好的行政在于节俭财用’”。叶公子高、鲁哀公和齐景公都问政于孔子,孔子的回答却因人而异。正如治病要对症下药,治国也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治国尚且如此,何况修身呢?我们家长也应根据自己孩子的实际情况、具体问题来给孩子设定目标,而不是盲目地求大、求远。

    在教育界,有一种现象被称为“瓦拉赫效应”。奥托·瓦拉赫,德国著名的化学家,人造香料和合成树脂的奠基者,1910年诺贝尔化学奖的获得者。他的成才过程极富传奇色彩。瓦拉赫在开始读中学时,父母为他选择的是一条文学之路,不料一个学期下来,教师为他写下了这样的评语:“瓦拉赫很用功,但过分拘泥。这样的人即使有完美的品德,也决不可能在文字上发挥出来。”此后,他改学油画。可瓦拉赫既不善于构图,又不会调色,对艺术的理解力也不强,成绩在班上是倒数第一,学校的评语更是令人难以接受:“你是绘画艺术方面的不可造就之才。”面对如此“笨拙”的学生,绝大多数老师认为他已成才无望,只有化学老师认为他做事一丝不苟,具备做好化学实验应有的素质,建议他试学化学,对拉瓦赫几乎绝望的父母接受了老师的建议。这下,瓦拉赫智慧的火花一下被点着了,文学艺术的“不可造就天才”一下子变成公认的化学方面的“前程远大的高才生”。

    事实上,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其智能发展并不均衡,往往是某些方面较为突出。而一旦找到自己智能的最佳点,加以科学的引导和培养就可以使智能潜力得到充分的发挥。这种一个人在发挥了自己的特长智力后,通过努力取得成功的现象,就称为“拉瓦赫现象”。每一个孩子都拥有自己的“闪光点”,而教育的最终目的正在于“发展个人天赋的内在,使其经过锻炼,能人尽其才,在社会上赢得他应有的地位”。 作为与孩子朝夕相处的家长应对孩子充满信心与爱,仔细观察并识别孩子的兴趣优势、能力水平,发现孩子的“闪光点”,为孩子找到一条最适合他成长的道路。

【原文】子路问:“闻斯行诸?”子曰:“有父兄在,如之何其闻斯行之?”冉有问:“闻斯行诸?”子曰:“闻斯行之。”公西华曰:“由也问闻斯行诸,子曰:‘有父兄在’;求也问闻斯行诸,子曰,‘闻斯行之’。赤也惑,敢问。”子曰:“求也退,故进之;由也兼人,故退之。”(《论语·先进》)

【译文】子路问:“听到就干起来吗?”孔子道:“有爸爸哥哥活着,怎么能听到就干起来?”冉有问:“听到就干起来吗?”孔子道:“听到就干起来。”公西华道:“仲由问听到就干起来吗,您说‘有爸爸哥哥活着,(不能这样做;)’冉求问听到就干起来吗,您说您说‘听到就干起来。’(两个人问题相同,而您的答复想反,)我有些糊涂,大胆地来问问。”孔子道:“冉求平日做事退缩,所以我给他壮胆;仲由的胆量却有两个人的大,勇于作为,所以我要压压他。”。